周年纪事 ‖ 回望平遥古城的申遗路

摘要: 中国现存最为完整的一座古代县级城市。

02-09 21:27 首页 夜山西


1997年12月3日当地时间19时04分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举行的第2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,审议通过了平遥古城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距今整整20周年。对历经百年沉浮的平遥古城来说,“申遗”成功是一次历史性的命运大转折,而推动“申遗”项目的幕后英雄就是曹昌智

曹昌智,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名城委副主任、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专家委员会副主任、住建部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委员,同济大学兼职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


彼时,古城也曾一派萧条衰颓


那时的平遥古城虽然在山西省建·委、省文物局干·预和郑孝燮、阮仪三等专家学者的疾呼力保下,没有发生大规模建设性破坏,阮仪三还亲自带领同济师生编制了《平遥县县城总体规划》,为平遥古城保护绘就了蓝图,但仍然同国内其他历史文化名城一样,深陷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两难的尴尬境地。由于贫困,财政捉襟见肘,保护资金杯水车薪,无以为继;同时又因古城保护要求,制约了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,成为全省人口最多的穷县,甚至没人愿意到平遥工作。


当时的古城一派萧条衰颓,城墙斑驳残损,街巷坑洼不平,污水粪便横流,鸡鸣犬吠声声。所到之处都是乱搭乱建的大杂院,纵横交织的照明线随意悬挂,密如蛛网的家用电视天线遮天蔽日。整个古城像个脏乱差的农村大集镇。


总有一种方式 能让这座古城焕发生机


恰在此时,邓··平南方重要讲话让历尽坎坷的平遥古城拨云见日,迎来了千载难逢的转机。这一年曹昌智花了很多时间对国内历史文化名城现状调研,结合国外考察体验,想到可否在保护古城的同时,利用文化遗产发展旅游,从旅游收益中为保护古城积累资金,省建··厅边宝莲发表了题目为《对平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思考》论文,主张“寓保护于发展、以发展求保护、保护与发展并举”。


这篇论文被国··院研究室以《历史文化名城应走保护与发展并举的路子》为题,1993年7月3日编发在国··院参阅文件上,引起了党和国家领·导重视,要求建设部、国家文物局和各地政·府研究思考。



鉴于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起步晚,由文物保护拓展而来,照搬了原状保护文物的原则,对名城经济和社会民生关注不够,尤其不赞成旅游开发。因此推动平遥古城保护与发展并举一开始就遇到很大阻力。关键时刻建设部副部·长、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周干峙给了曹昌智鼓励,他说“不是不可以,但是一定要拿一个可行方案,要经过专家论证。”


为了给深陷保护与发展两难困境的平遥古城寻找一条出路,曹昌智及其同事们鼎新求变,苦苦探索,记不清走过多少大街小巷,踏勘过多少民居院落,并多次登门拜访,向老一辈专家求教才在周干峙、郑孝燮等人的指导下,编制完成了《平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发展战略》。随后在襄樊会议上拜会了建设部、国家文物局等部门领·导,请示汇报,征求意见。在中国名城委支持协助下,促成了论证会在平遥古城召开。


1994年6月9日至12日,来自建设部、国家文物局的领·导、专家、名城委常·务理事和新闻媒体记者共160余人云集平遥,在实地考察,听取研究成果后,高度评价《平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发展战略》,认为这项战略研究站在历史高度,辩证地认识和处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继承、保护与发展的关系,提出了“寓保护于发展、以发展求保护、保护与发展并举”的总体思路很有特色。旅游景点开发总体目标和分期实施的规划符合平遥实际,可行性较强。因此,可以作为平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发展的重要决策依据。


即使风雨兼程也要守护文化古城



就在这次会议上,当时的县··大副主任建议安排大会发出平遥古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倡议。原来1992年7月建设部和联合国人居中心在平遥举办名城保护规划培训时,副·主任和县···部副部·长听了巴克莱·琼斯先生讲座,从欧洲一些古城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受到启发,最早建议平遥“申遗”,而且得到了大家的赞同,在县·长支持下,着手组织建设局和文物局筹备,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未成共识而夭折。


这次平遥论证会上群贤聚会,县····主任再提“申遗”建议,经曹昌智和省文物局副局·长、平遥县委书·记、县·长一番沟通,并征得郑老和罗老同意,请二老在大会上登高一呼,宣读了将平遥古城率先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倡议,获得了与会代表一致赞成,由此拉开了平遥古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序幕。


会后,曹昌智按“申遗”程序抓紧起草了《关于将平遥古城申报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请示》,呈报建设部。接着又代省政·府给建设部和国家文物局起草了同样内容的报告。



然而当初平遥古城的现状不能不令人担忧。城内几家工厂企业和机·关、事业单位的建设破坏了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,历史纯度远不如欧洲那些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古城,对“申遗”能否成功?心里没底,思想压力很大。郑老分析指出:平遥古城代表了中华文化的儒家思想体系,真实反映了中国古代汉民族的古城形制,是明清社会的缩影,现存历史纯度不低于90%。为了力荐平遥“申遗”,他给建设部、国家文物局主要领·导写信。短短半年有10位部局领·导接踵而至平遥古城考察指导。郑老还带阮仪三、赵仕修、任致远等专家亲赴平遥深入考察,写出研究报告,系统阐述了平遥古城价值特色,其间拜会当时的山西省副··长,吁请省··府制定特殊政·策,加强对“申遗”工作领·导。在相关专业人员的指导下,大家对“申遗”文本、图片和视频制作做了充分准备。1996年5月5日,曹昌智一行参加了建设部、国家文物局和中国教科文组织全委会的会审之后,以郑老的考察研究报告为蓝本,终于完成了文本撰写。紧接着平遥“申遗”开始转入环境整治。


申遗成功 平遥古城荣膺桂冠 


那次平遥论证会后,当时的省·委书记、省·长亲自为《平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发展战略》题词。省政·府很快成立了平遥古城“申遗”工作领·导组。不过看似顺风顺水的平遥“申遗”,实际阻力重重,推进异常艰辛。在整个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过程,专项经费十分紧张,以致接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田中淡先生的费用,完全靠县里自筹,连曹昌智及其同事也唯有背水一战,捐款救急。平遥古城“申遗”在很多时候不得不“公事私办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领·导班子喊出了“申遗成功与否都是赢家”的口号,带领平遥县·委、县政·府一班人举全县之力,并由副县·长坐镇一线统筹指挥,建设局长组织协调项目运作,全力以赴组织环境整治,动员起了所有机·关干·部和工人农民。



回想闯关“申遗”艰辛的五年,朦胧寻途习古知今尊师悟真谛,背水一战奋力攻坚无米也为炊。曹昌智曾上百次往返平遥,亲自调研,拍照,座谈,走访,撰写文章,编导《平遥古城》“申遗”文献片,把平遥当成了自己的故乡。直到1997年11月底,曹昌智以中国代表团成员身份远赴意大利那不勒斯,出席那次改写平遥历史的联合国第21届世界遗产大会,携带的也仅有自己筹措的不到2万元人民币和十几包方便面,还有国画、布老虎、剪纸和绣花鞋垫,就是在难以置信的条件下,捧回了这顶世界遗产的桂冠!



如今平遥古城昂首走向世界,产生的世界遗产效应不仅让世人了解了中国古城,也了解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而且化作了巨大的物质财富。“寓保护于发展、以发展求保护、保护与发展并举”的总体思路,以及按照《平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发展战略》形成的“平遥模式”也显示出了鲜活的生命力,以活生生的实例,诠释了习···记关于历史文化名城要在保护中发展,在发展中保护,促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“创造性转化,创新性发展”的深刻思想内涵。



一座古城的兴衰,就是一部社会变革的历史。平遥古城从如日中天,达到巅峰的清代,因世事动荡瞬间跌入谷底,直到进入改革开放,才又重返世界舞台。将近二百年沧桑巨变的多舛命运,令人不胜唏嘘感慨!为了探寻其中的奥秘,揭示中国古城存废兴衰的规律,曹昌智潜心研究,十年笔耕不辍,在平遥“申遗”成功二十周年前夕,完成了长篇纪实著作《幸存的古城》,曹昌智将它当作自己送给平遥古城的一份厚重贺礼。


在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时代背景下,平遥古城申遗成功,唤醒了平遥人的文化自觉,坚定了平遥人的文化自信,激发了平遥人的文化创新创造活力,为复兴平遥优秀传统文化、建设文化强县注入了强大的内生动力。


首页 - 夜山西 的更多文章: